深 殤

<< June 201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若是糟糕了不管看什麼溫馨片都沒有用(?) | TOP | 葬藍 >>

2012.11.03 Satur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 - | - | - | - | - |
    2012.04.24 Tuesday

    微小說集中處

    0

      (4/8)

      「放心吧!!這個約束我會履行的,絕對不會騙你的...」
      他口氣輕鬆的像是暦曳啗綸聊天樣子

      「.......」
      那扇門後的他只是沉默再沉默

      「早點休息吧,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的,是絕對不允許失敗的...」
      這種溫柔是出至內心的,雖然口氣是帶著諷刺及嘲諷

      「沒有其他的辦法嘛?」
      他的後腦杓貼緊了門板,他死命的搖頭,最後眼神沒有焦點的像是絕望的看著上方

      「沒有!」
      他語氣堅決,沒有迴轉的餘地

      他們誰都沒有勇氣推開那扇門
      或許是害怕
      或許是逃避
      計畫是不許失敗的


      「我喜歡你,魯路修...」
      他低著頭皺著沒有卻笑著

      「!!!!!!」
      本能的身體僵硬了一下,眼神驚訝的放大

      「我喜歡你喔...喜歡你喔...」
      他反覆說著,像是唱歌一樣...

      「!!!!!!!!!」"為什麼!!!?"
      他幾乎快捲曲起自己的身體,死命的摀住耳朵,不想讓聲音到達自己的耳膜

      曾經是如此渴望
      如今已經不能接受了

      「喜歡你...喜歡你...魯路修我愛你...」
      他是悲傷的笑著,眼淚悄悄滑落,他還是輕唱著那猶如咒語般的字眼

      「!!!!!!!!」"不要再說了!!!?"
      最後他將自己捲曲在門旁,臉埋在膝蓋,手還是死命摀著耳朵,強忍的哽嚥聲眼淚不能控制的奪眶而出

      已經不行了
      這份感情
      我已經不能期望
      也帶不走

      "拜託你推開門"
      "拜託你推開門"
      說不出口
      -------------------------------------------------------------------------------------------------
      吞火(4/20)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每次只要到了夜晚,ZERO的密室就會傳出那規律到尤如東方佛經的呢喃

      走廊上的女僕皺著眉頭,默默的將藥粉倒入餐車裡的茶飲中...
      習慣了不習慣的事物,並不代表接受了他...
      女僕看著手中另一包藥粉,不忍的閉上眼睛...將其全部倒入攪拌均勻

      「ZERO大人餐點,晚餐已精準備好了...」女僕敲門道
      「活...我知道了...就放門口吧,我等等就會吃了...」他的話語被硬生生的打斷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他趴倒在床上,將他摯愛的ZERO頭盔擁在自己臉旁
      月光穿越了那半透光的窗簾,照射那了因為夜晚而染上死寂的房間

      「有吃嗎?」輪椅上的少女有皺著眉頭,看著面有難色的女僕走進她的辦公室
      「我已經將餐點送到門口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忘記吃呢...」女僕照實的回報
      「是這樣嗎...希望今天他能好眠...」少女微微的低下頭,臉色更加的難看
      窗外的月亮高高掛在夜空裡,散發著般慘淒涼的光芒...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月光打在那悽慘的軀體上,那人只是對著放在自己臉龐的ZERO頭盔微笑著呢喃
      手像是在摸著珍寶般,不斷溫柔的撫摸著那頭盔

      女僕將餐車推回膳食室,看著原封不動的食物輪椅上的少女不禁難過落淚
      兩人難過的相擁,不約而同的看向房間角落那裝滿安眠藥的箱子...
      "或許該好眠的是自己..."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那比死人瞳孔還要灰暗的瞳孔裡,曾經比任何寶石明亮耀眼的册形疼疉埣瞭三篌査哪...
      光亮的頭盔鏡面上映著兩個泛紅的圓圈,這是房內唯一脫離死氣的亮點

      房外的魔女露出一臉哀愁的表情,但又顯得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所謂的希望,不過就是為達目的不得不強迫督促自己往目標前進,
      當迷失了方向,那就跟詛咒沒什麼兩樣,最後到底能得到什麼,
      還能保有心嘛..."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他病態的笑了笑
      "吶,魯路修...你知道嗎...你在我體內喔..."
      他看著頭盔鏡面上自己那被反射的瞳孔,是那被紅光包圍的瞳孔...

      魔女最後還是收回那舉在門邊的手,默默的消失在那夜裡...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魯路修在我體內呢...對吧..." 鏡面上的紅光太過耀眼,強到連眼淚光澤都能忽視...
      或許這就是擁抱那灼熱紅火的下場,連自己燒成了灰燼的傷痛都不知道了...
      -------------------------------------------------------------------------------------------------
      死局(4/22)

      "不會忘記的,你曾對我邀約..."

      不知道他是否忘記了,大概已經忘記了...
      他笑了笑熟練的轉了轉自己手中的棋子

      曾經他也想過,
      這句話可不可以挽回兩人漸離漸遠的關係
      在一切事情都照計畫走的狀況下,好比說日本特區...
      當你知道我是ZERO時...
      你是不是會想起我曾對你邀約過呢?

      坐在對面的册珪年露出不解的表情
      「魯路修怎麼了嗎?想到什麼有趣的事嘛?」
      他的語氣裡充滿著關心,但臉上的嚴肅氣息絲毫不減
      「阿阿...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已經...」
      他沒發現自己話裡的矛盾,也沒發現語法的顛倒

      門外傳來規律的敲門聲
      「陛下,時間到了,囚犯們也都已經壓上車了,全都準備完畢了」
      他站起身將手上的棋子隨手一丟回棋盤中,對於這種不屬於他氣質的行為對面的少年只是眉頭皺得更深,他簡單整理了自己的衣物
      「再見」離別的話語很簡短不需要太多的詞彙

      少年只是默默的看著他的離去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漸漸闔上的門縫裡,眼前的棋盤只有鄂г王倒臥在盤中,那是剛從他手裡捨棄的棋子,就這樣不偏不倚的倒臥在白色騎士面前...

      少年將他拾起緊握住,指尖被劃破流出了鮮血也不知道痛,他只是充滿懊惱、痛苦、迷惑、悲傷的緊握住手中的棋子...


      16:56 | -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 | - |
      2012.11.03 Saturda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16:56 | - | - | - | - | -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terakamiyu.jugem.jp/trackback/44

        トラックバック

        ▲top